• 网站首页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  • 产业
  • 宏观
  • 公司
  • 科技
  • 评论
  • 地产
  • 投资理财
  • 疫情冲击下 货币政策的“能”与“不能”

    发布时间: 2021-08-30 10:30首页:财经新闻网 > 评论 > 阅读()

      [ 日前,高盛已将美国三季度经济增长预测值从9%降至5.5%,全年由6.4%降至6%。 ]

      7月份数据发布后,引发了国内经济超预期下行的担忧。市场有人将其归为宏观政策偏紧。7月份M2、人民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较多回落,似乎更加印证了这种观点。那么,当前货币政策太紧了吗?应对疫情冲击,货币政策能做什么,不能做什么?

      美联储货币超级宽松亦非万能

      新冠疫情暴发之初,美联储果断采取零利率加无限量宽的超级货币刺激政策,获得了各界高度评价。今年6月份议息会议上,美联储在大幅提高今年通胀和增长预测值的同时,重申提高通胀容忍度,维持货币宽松直至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目标取得实质性进展,确保货币政策持续为经济修复提供强有力的支持。

      至今,美联储除略微上调超额准备金利率(IOER)和隔夜逆回购利率各5个基点外,维持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不变、每月增持不少于1200亿美元国债和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(MBS)不变。今年,美联储的货币宽松更多体现在数量上。

      截至二季度末,美联储总资产与年化名义GDP之比为37.0%,较上年底提高4.9个百分点,去年全年上升17.5个百分点;美国M2与年化名义GDP之比为93.5%,较上年底提高1.3个百分点,去年全年上升21.3个百分点。截至8月20日,当周美国金融条件指数处于近年来负值区间底部,显示市场流动性十分充裕。

      尽管如此,二季度美国经济环比折年率增长6.6%,与8.4%的市场预期相去甚远。近期,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、ISM制造业PMI、零售和食品服务销售额等都环比回落。美联储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今年美国经济增长7%的预期恐将落空。日前,高盛已将美国三季度经济增长预测值从9%降至5.5%,全年由6.4%降至6%。

      但没人将此归咎为美联储货币政策, 南宁我爱去旅游网,而是强调德尔塔病毒变异带来的超预期冲击。当地时间8月17日,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指出,新冠疫情给美国经济带来了永久性的变化,“我们要仔细观察经济如何继续度过疫情,努力理解经济变化的方式及其对政策的影响”。8月27日,他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表示,美联储可能在年底前开始缩减资产购买,不过加息的可能性依然遥远。

      今年以来中国稳健的货币政策略偏宽松

      中国央行多次表示,判断货币政策松紧要看市场流动性,而判断流动性松紧又要看资金价格也就是利率变化。其中,判断短期利率走势首先要看政策利率,主要是央行公开市场7天逆回购和MLF利率,而不应过度关注公开市场操作数量和银行体系流动性,因为后者会根据财政、现金等多种临时性因素及市场需求情况灵活调整,其变化不完全反映市场利率走势,也不代表央行政策利率变化趋势。其次,观察市场利率重点要看DR007及其在一段时间内的平均值,而不是个别机构的成交利率或时点利率。

      从数量看,今年前7个月,央行资产规模减少7174亿元,主要因为对商业银行债权减少了1.17万亿元,反映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、MLF、TMLF、SLF、PSL等工具净回笼了货币。到6月末,央行总资产与年化名义GDP之比35.7%,较上年底回落2.5个百分点,去年全年上升0.5个百分点;M2与年化名义GDP之比为212.0%,较上年底回落3.3个百分点,去年全年上升13.9个百分点。

      从价格看,过去10个多月,央行公开市场7天逆回购和1年期MLF利率均未做调整,但市场利率自今年二季度起回落。前三季度,季均主要市场利率累计回落1至59个基点,除DR007外基本都是逐季下行。其中,三季度,季均市场利率较2019年底(疫情前夕)低了24至51个基点,而去年底,除DR007外的其他市场利率都高于上年底。

      按照前述判定标准,今年稳健的货币政策应该算是略偏宽松,在某种意义上还超过了去年。根据第一财经研究院编制的数据,1月份为月均金融条件指数的年内高点,此后逐月回落。8月份(截至20日),月均金融条件指数为-1.39%,是2015年初以来最大负值。这也印证了上述判断。

      客观看待M2、人民币贷款和社融增速较快下行

      据央行统计,到7月末,M2同比增长8.3%,增速同比回落2.4个百分点;人民币贷款余额增长12.3%,同比回落0.9个百分点;社会融资规模增长10.7%,同比回落2.2个百分点。根据社科院的数据,上半年,宏观杠杆率回落4.7个百分点,其中,非金融企业、居民和政府部门分别回落3.5、0.2和1.0个百分点。

      但是,从两年复合平均看,M2和社融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,较好从数量上体现了货币政策稳字当头、跨周期调节的思路。截至6月末,M2平均增长9.8%,较2019年同期增速高出1.3个百分点;社融平均增长11.9%,较2019年同期高出0.7个百分点。上半年,名义GDP平均增长8.6%,较2019年同期高出1.0个百分点。由于M2和社融平均增速略高于同期名义GDP增长,到6月末,实体经济部门宏观杠杆率为265.4%,较2019年底仍高出18.9个百分点。

    特别声明: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    广告
    广告

    网站首页 - 国内 - 国际 - 产业 - 宏观 - 公司 - 科技 - 评论 - 地产 - 投资理财

   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:3475075307 官方微信:3475075307 服务热线:3475075307

   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9 财经新闻网 版权所有